专家视点
绿色建筑未必“绿色” 我国将转变绿建耗能考核方式
2014-09-19

    “近十年一大批节能示范建筑,实际运行能耗都高于同功能一般建筑。”中国工程院院士、清华大学建筑学院教授江亿说。清华大学建筑节能研究中心等机构的调查结果显示,美国获得绿色建筑评估体系(LEED)认证的绿色建筑中,70%实际运行能耗高于同功能一般建筑。

  江亿没有透露获得住建部评审的绿色建筑中有多少实际属于“高耗能”建筑,但表示“有相当一批的所谓绿色建筑,不论住宅还是公共建筑,能耗都高于没有获得绿色建筑称号的”。

  而新建建筑的长寿命将致使这些建筑在未来较长时间对能源供应产生重大影响。

  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建筑节能与科技司司长杨榕在肯定了我国现在的建筑节能管理制度的同时,也坦陈应看到我国绿色建筑发展中存在问题。

  从住建部了解到,未来,我国的绿色建筑节能考核方式有可能发生转变,由过去针对技术措施的控制方式,逐步转向用能总量的控制方式,通过采用能耗限制等控制方法,实现建筑能耗的总量控制。

  节能示范建筑多成“高耗能”。

  建筑能耗已成为与工业、交通能耗并列的三大能耗之一。与此相伴的是新增建筑面积快速发展。

  能源基金会建筑项目主任莫争春对表示,建筑对能源的“锁定效应”非常明显,如果不采取有力的节能减排措施,考虑到我国新建建筑的寿命很长,这些建筑将在未来长时间内对能源供应产生重大影响。

  住建部标准定额研究所今年5月底公布的一份《公共建筑能耗标准研究》报告称:“根据近30年来能源界的研究和实践,目前普遍认为建筑节能是各种节能途径中潜力最大、最为直接有效的方式,是缓解能源紧张、解决社会经济发展与能源供应不足这对矛盾的最有效措施之一。”

  “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我国已建立了相对完善的建筑节能管理制度,建立了比较系统的标准体系。”杨榕说,但也应该看到,我国绿色建筑大规模地推进才刚刚起步。目前最大的问题是对于建筑能耗的统计、监管还没有到位。同时,政府这只手过于强大,市场动力还远远没有充分地调动起来。

  交流会上,江亿也反映了绿色建筑领域的一个大问题,“近十年一大批节能示范建筑,实际运行能耗都高于同功能一般建筑。”

  清华大学建筑节能研究中心等机构的调查结果显示,美国获得绿色建筑评估体系(LEED)认证的绿色建筑中,70%实际运行能耗高于同功能一般建筑。而对中国的一些绿色建筑的调查也发现同样问题。

  绿色建筑评价是由住建部主导并管理的绿色建筑评审。授权机构根据《绿色建筑评价标准》国家标准及地方标准规定,对在设计、施工或者已完工的工程项目进行绿色评价,确定是否符合绿色建筑各项标准。评审合格的项目可获得绿色建筑证书和标志。这一评价旨在引导绿色建筑健康发展。

  江亿分析说,一个建筑物实际的能耗有多少,不仅与采用什么样的技术有关,还与使用模式、运行模式和服务水平等诸多因素相关。

  对于江亿的说法,住建部标准定额研究所上述研究报告也证实,我国建筑大部分属于高能耗建筑,并且在新建建筑中有很大一部分也属于高能耗建筑。

  住建部科技与产业化发展中心副研究员马欣伯提供的数据显示,2013年,全国房屋新开工面积约17亿平方米,新增绿色建筑面积8690万平方米,绿色建筑占新建建筑的比例只有4.9%。

  9月11日,住建部科技发展促进中心课题组公布的一份调研报告称,在对全国8省市进行的为期5个月的调研后发现,地方对于绿色建筑的认识“五花八门”,所谓的绿色建筑“花样百出”。

  内蒙古鄂尔多斯此前爆出当地部门将居民小区的公厕改为免水冲的旱厕,用锯末代替冲水,建成所谓的“生态旱厕”。但臭味弥漫让居民们无法接受,不久后这些“生态旱厕”遭弃退出小区。

  “绿色建筑既然是一种理念,又特别强调因地制宜,就不应硬性规定必须如何做,而是引导节约资源保护环境。”交流会上,中国建筑科学研究院副院长林海燕说。

  不少地方也出台了各自的绿色建筑标准。“但地方标准普遍不能充分体现地方特色,且执行存在差异。”马欣伯还反映,在推进绿色建筑中,国家和部分地方的激励政策尚未兑现,对企业开展绿色建设实践的积极性有一定影响。

  根据国务院确定的目标,到2015年,20%的城镇新建建筑要达到绿色建筑标准要求;到2020年,50%的城镇新建建筑要达到绿色建筑标准要求。

  为此,住建部今年6月已发布公告,批准新国标《绿色建筑评价标准》(GB-T50378-2014)自2015年1月1日起实施。林海燕表示,新版《绿色建筑评价标准》比2006年的版本“要求更严、内容更广泛”。

  杨榕介绍,为实现2020年绿色建筑新建比例达到50%的目标,住建部正在研究六个方面的问题。

  “首先是绿色建筑标准将从过去的引导,逐步扩大到强制,强制范围也要逐步增加。”杨榕说,第二个方面是提升绿色建筑的标准和质量,逐步赶上世界先进水平。住建部正研究未来10~15年我国绿色建筑要达到什么样的水平、相应的实现路径,以及现有的经济能力能否实现支撑等问题。

  杨榕介绍,其他几个方面的研究问题包括如何把监管、统计与日常管理结合起来,并涵盖全国各地;如何使政府引导与市场动力并行发挥作用;如何通过绿色建筑的推进,带动相关产业的发展和水平的提升;如何将满足能源安全、绿色发展与改善人民群众生活充分结合。

  从住建部获悉,未来,我国的绿色建筑节能考核方式有可能发生转变,由过去针对技术措施的控制方式,逐步转向用能总量的控制方式,通过采用能耗限制等控制方法,实现建筑能耗的总量控制。

 

钢结构